我要啦免费统计
400-0066-400

2016-09-13将来商城:科学面临的问题

究人员调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70名科学家,他们从事医学,心理学,气候变化和其它领域的研究。研究人员对科学家的调查是询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关于今天的科学,如果你可以改变一件事,那么这件事是什么?为什么?”这些科学家包括了研究生、资深教授、实验室负责人和领域里的专家。他们通过不同的方式告诉调查人员,科学家的职业正在被不恰当的激励所绑架,其结果是损害科学。

科学研究的理想模式是高雅的。提出一个问题,建立一个客观测试,并得到一个答案,再重复验证。科学却难于实现个理想。但哥白尼相信这一理想。登月火箭的科学家们也这么做了。

通常,科学家们从失败的研究中吸取教训。但失败的研究可能导致职业生涯的终止。因此,在物质利益的诱惑下,便产生出阳性的研究结果以供发布。“发布或灭亡”,这句话几乎影响着他们的每一个决定。这是一种挥之不去的魔咒,也像一条通往黑暗的绝路。

许多科学家已经受够了。他们希望打破不正当的激励和奖励这一恶性循环。他们打算通过一段时间的反省,希望最终能够推出更有效的科研管理机制。在我们的调查和访谈中,他们提供了多种多样的想法,以改善科学研究的运行机制,使其更接近于理想的模式。
这个调查并非一个科学的民意调查。受访者不成比例,他们仅仅来自于生物医学、社会科学和说英语的社区。

问题一:学术界有巨大的经费问题

做任何研究,科学家都需要钱。实施研究,购置实验室设备,支付他们的助理,甚至他们自己的工资。我们的调查对象告诉我们,获得和维持资金是一个长期的障碍。他们抱怨的不只是资金数量,在许多领域,资金支持都在萎缩。还有科学研究资金的分配发放方式,迫使实验室发表大量论文,从而滋生出利益冲突,并鼓励科学家炒作自己的研究成果。

真正的新的研究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工作,并且不总是有回报的。一个国家经济研究局的工作文件发现,从整体上看,真正的非常规论文呈现出文献引用较少的现象。所以,科学家和投资者都越来越远离这些领域,更青睐那些周期短、可期待的高文献引用方面的研究项目。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当独立机构、政府和大学的资金来源枯竭时,科学家们可能会被迫转向工业界或某些利益集团,并为集团的利益而积极的产出研究成果。例如,早前的很多营养科学的研究就是由食品行业资助的,这种与生俱来的利益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同样,绝大多数药物临床试验由制药公司资助。有研究发现,私人企业资助的研究更倾向于有利于赞助商的结论。

改善这些问题的一个简单方法是政府简单地增加可用于科学研究的货币总量。或者,更具争议的是减少博士生人数。如果国会提高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降低一些对研究人员资助竞争的压力。但那只是到此为止。资金将永远是有限的,研究人员将永远不会得到空白支票,以资助他们对科学项目的梦想。因此,改革是必需的。

一个建议:增强资金分配方案和程序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肯塔基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M. Paul Murphy写到:“明确的解决办法是简单地使科学基金成为一个稳定的计划,以每年的增长率在某种程度上与通货膨胀挂钩。”

另一个想法是改变资助方法:基金会和机构可以资助特定的人和实验室一段时间,而不是某个研究建议项目。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已经这样做了。这个方法会给科学家们更多的自由,去从事他们喜爱的科学研究与探索工作。

另外,最近研究人员在mBio杂志上呼吁建立彩票式资助系统。由计算机来测量申报项目的优劣,然后随机确定受资助者。

问题二:许多研究设计不当

科学家们基本上是依据出版的标准来判断自己的研究。发表文章的压力促使科学家推出带有瑕疵的研究结果,并将这些结果投送到著名的杂志。弗吉尼亚大学开放科学中心的Brian Nosek说:“令人惊讶的是,发表这类新颖研究结果的数量还大于其它种类的研究结果。”

这里的问题是,真正开创性突破的研究结果并不多见,这意味着科学家们面对压力,为了自己的研究最终能够具有那么一星半点“革命性”而展开博弈。这种现象在生物医学和社会科学领域比较常见。这些偏见可以蔓延到研究决策:如早期是否随机选择参与者,设立对照组进行比较,或控制某一混杂因素而不是别的。

许多受访者指出,不正当的激励措施也可以促使科学家们在如何分析他们的研究数据时,采取“抄近路”的策略。亚利桑那大学的博士生Jess Kautz写道:“当我完成对数据的分析,其结果看起来没有足够的重要意义时,那么我将承受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压力。相对于研究负责人企盼的良好研究结果而言,如果我得到了一个平庸的结果,那么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压力,足以让他们可以将我扫地出门。此刻,这些问题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它让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能力对研究工作进行理性的、诚实的评估。”

如何修复不佳的研究设计?本次调查的受访者提出了几个关键的方法:鼓励更强的研究设计,阻止对阳性结果的片面追逐,重建奖励制度,确保研究过程的更加透明。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社会心理学教授Simine Vazire 写道:“我会依据研究方法的严谨性,而不是研究成果本身来抉择奖励。研究资助,出版物,就业,奖励,甚至是媒体的报道,应更多基于研究设计和方法的优劣,而不是结果是否显着、或是令人惊讶。”

多伦多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MichaelInzlicht认为:“消除论文发表的偏倚是很重要的,应该通过问题的质量、研究方法的质量和分析的公正性来判断论文的质量,而不是研究结果本身”。
将来商城
免费咨询
  • 客服专员1
  • 客服专员2
  • 客服专员3
  • 试剂专员1
  • 试剂专员2
  • 400-0066-400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